公文名篇

您的位置: 首页 | 秘书园地 | 公文名篇 | 出师一表真名世——诸葛亮《出师表》赏析

出师一表真名世——诸葛亮《出师表》赏析

作者:方春荣    来源:《秘书工作》2006年01期    发布日期:2017-05-29 点击次数: 字号:【  

  【编者按】“取法乎上,仅得其中;取法乎中,仅得其下。”研读古今中外的公文名篇,从中汲取营养,是提高公文写作水平的重要途径。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表”是我国封建帝制时代臣下对君主有所陈请的上奏公文,始用于汉初,魏晋南北朝时盛行,唐宋以下亦多用此名。唐代学者李善在《文选注》中说:“言标著事序,使之明白,以晓主上,得尽其忠,曰表。”

  《出师表》选自《三国志·蜀志·诸葛亮传》。蜀汉后主建兴五年(公元227年),在平定了南方之后,蜀国政治安定,诸葛亮决定挥师北上,讨伐曹魏,兴复汉室。临行前上表朝廷,希望后主能修明内政,为北伐胜利提供可靠的后方保证。

  《出师表》正文六个自然段(古代文章不分段,也无标点。现在古文读本中的段落和标点符号都是今人划分添加的。不同读本上段落划分和断句标点不尽相同。——作者注)可分为两大部分。

  第一部分是进谏之词,在简要分析形势后,向后主提出了三点建议:广开言路,集思广益;统一法度,赏罚严明;任用贤人,远离小人。

  第一段用极其简洁的语言分析了蜀汉的不利条件和有利条件。今天下三分,与曹魏地广而人众和孙吴田多而土肥相比,蜀汉地狭而民寡,国力疲弊,实属不利,“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若不思进取,必然覆国。接着用一个“然”字转折,晓明蜀国虽不占“地利”,但有“不懈于内”、“忘身于外”的“忠志之士”,占有“人和”优势,这是希望之所在。接着就自然提出了第一条建议——开张圣听,广开言路。古代的有识之士,都明晓统治者广开言路的重要性,“口之宣言也,善败于是乎兴。”(《国语·周语上》)采纳下言,是了解政情和民情的重要措施,也是一种政治素质,是上下沟通、社会和睦的基本保证。所以诸葛亮为了保持后方政治稳定,给后主的第一条建议就是广开忠谏之路。

  第二段提出统一法度,赏罚严明的建议。法是准则,是纲,纲举才能目张,故执法必须有权威性和一致性,不能因人而异。蜀汉皇宫与丞相府紧邻,由于皇帝暗弱,丞相贤明,行政权实际上在丞相府,当时可能有小人在后主面前挑拨离间宫、府关系,诸葛亮此条建议当是有针对性的。但统一法度的原则也具有普遍意义。

  第三、四两段提出“任贤去佞”的建议,其中第三段是对具体人员任用的建议,第四段概括为“亲贤臣,远小人”的普遍原则,并用西汉和东汉的鲜明对比加以论证。在封建社会里,宦官掌权,奸佞乱政司空见惯,诸葛亮也最担心这种事。据陈寿《三国志》载:诸葛亮“科(律)教严明,赏罚必信。无恶不惩,无善不显。至于吏不容奸、人怀自厉。”表文中这样写,是希望自己远征后,后主在人事制度上保持连续性,对忠心为国、忘我牺牲的忠良之士,要给予提拔和嘉奖;对作奸犯科的小人要严惩不贷,决不能任人唯亲,奖罚不当,“以昭陛下平明之治。”这里强调了人事制度的公正性和严肃性,以及对国家安定团结的重要作用。

  表的第二部分是陈情言志,表达北定中原,兴复汉室的决心,请求皇帝委以“讨贼兴复”的重任。

  第五段首先对自己的一生作了简单的回顾,接着说明了出师北伐的条件已经具备,并将出师之举归结为报答先帝知遇之恩、表达对后主忠贞之志的“职分”。诸葛亮早年得到刘备知遇,驱驰效劳;后临危受命托孤,辅助后主,他同蜀汉两代君主的感情非同一般。因此,这段文字激荡着感情的波澜。行文情真意挚,口不言功,显示出作为辅佐之臣的诸葛亮崇高的人格力量。

  第六段明确指出率师北伐的自己、留守辅佐天子的大臣和皇帝本人三者各自的职责。其中对自己要求严格且言词不留余地,“不效,则治臣之罪”;对他人要求严格但语气稍缓,“责之慢”,“彰其咎”;对皇帝要求明确而语气委婉,“亦宜自谋”。既显示出诸葛亮严于律己、宽以待人的高风亮节,也符合自己的身份地位和上行公文的语体要求。

  表文最后一自然段是公文的例行收尾。由于刘备临危托孤曾嘱咐后主“父事丞相”,诸葛亮与后主的关系不同于一般君臣关系,故本文收尾不似其他表文“伏惟陛下,臣则幸矣”(曹植《求自试表》)、“谨奉表以闻,臣某诚惶诚恐”(韩愈《谏迎佛骨表》)一类公式化礼仪语言,而是以对先帝的追念和呈献表文时的激动情感收笔,这样更能打动后主,使他接受自己提出的建议。

 

(图片人物:诸葛亮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诸葛亮虽然不是文学家,但这篇公文却写得相当成功。刘勰在《文心雕龙·章表》中称赞《出师表》是“表之英”,“孔明之辞后主,志尽文畅”。此文最主要的特点有以下两个方面:

  首先是“行文得体”一般情况下,臣下进谏都希望君主采纳,受制于这一行文目的,行文者一定要摆正自己的位置,明确自己的身份。诸葛亮是丞相,但刘备托孤时要求后主“以父事之”,兼有“臣”、“父”双重身份,在行文上把握好分寸是十分重要的。既要启发开导,又不失君臣礼义;既要把问题分析得深刻透彻,又要保持在对方可接受的范围;既不能居高临下高谈阔论,又不能低声下气含混不清。表章能围绕蜀汉后主的个性特征,该启发诱导的地方启发诱导,该明确的地方十分具体明确,该肯定激励的地方热情鼓励,表意精当,情感真切。清朝文人浦起龙在《古文眉诠》中所说:“其圣贤气象兼骨肉恩情,似老家人出外,叮咛幼主人,言言声泪兼并”,准确诠释了表章内含的神韵。

  其次是“文畅”表是一种以说理为主的公文,此文又充满感情色彩。为了将理和情有机地结合起来,适应文意的延伸和发展,文章通过饱含感情的语言来论说道理,全篇行文流畅,一气呵成,内在逻辑过渡自然。在语言运用上则表现为句式灵活,长短结合,以造成节奏上的促缓变化,情感上的起伏跌宕;骈散错综,以散句为主,骈句相互对应,读来朗朗上口,散句表意自如,衔接自然。诵读此文,往往有淋漓畅快之感,那是因为联系到诸葛亮的身世业绩,能够体验到一种悲剧人生的崇高之美。

  总之,这篇表文内容具体,情理兼备,语言质朴。从公文角度看,是一篇好公文;从文学角度看,也是一篇好作品。《出师表》中所展现出来的“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奉献进取精神也成为推动仁人志士前赴后继的精神力量。

[责任编辑:冉渝  平爱一]

 

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CNU文秘圈”微信公众号,我们将为您推送更多新鲜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