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文名篇

您的位置: 首页 | 秘书园地 | 公文名篇 | 《谏逐客书》对公文写作的借鉴意义

《谏逐客书》对公文写作的借鉴意义

作者:鲍惠新    来源:《云南财贸学院学报》2002年03期    发布日期:2017-05-29 点击次数: 字号:【  

  先秦李斯的《谏逐客书》在《昭明文选》的《上书》部分,被列为《上书》之首,是我国古代的公文名篇。这一上书是在秦王嬴政十年,因韩国经常受到秦国的攻击,濒于灭亡,为挽救这种危局,韩国,就派一个水利专家名叫郑国的到秦国,劝说秦王兴修水利借此消耗秦国的国力,使秦国不能向东攻韩。后来韩国的图谋暴露,秦国一些目光短浅的贵族、大臣却因此得出一个可笑的结论:认为别的诸侯国的人来秦国做官的,多半是为他们的本国君主来游说,来做奸细的。因此,要把别的诸候国来的人一律赶走,秦王于是下令逐客。而李斯本人是原楚国上蔡人,后入秦做“客卿”,当然也在被逐之列。在这个紧急关头,李斯要面君已不可能,客观条件迫使他给秦王上了《谏逐客书》,对秦国是否该任用客籍人的问题,力陈利弊,驳斥逐客令。秦王收阅了李斯的上书后醒悟过来,废除了逐客令,恢复了李斯的官职,后来李斯在帮助秦始皇统一中国的事业中,起了很大的作用。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谏逐客书》为何能力挽狂澜?这个公文名篇,在公文写作中有何借鉴意义呢?首先,《谏逐客书》之所以能打动秦王收回成命的首要因素是鲜明、集中贯穿全文的显旨艺术。主旨,即写作主体,通过文章的内容表现出来的贯穿全文的基本观点与中心思想。它是写作主体对客观事物的感受、认识和理解的集中表现,具有控制全篇、决定文章成败的关键作用。因此,人们通常把主旨比作文章的“灵魂”,古语说“意犹帅也”,道理就在于此。

  公文写作与文学写作一样,都要解决主旨的确立。主旨确立了,下笔才有方向,起草才有遵循。在这一上书中,作者开头用:“臣闻吏议逐客,窃以为过矣!”起句立意,开门见山地表明总主旨,点明全文中心,让秦王一看开头的首句,就明确该文的主旨所在,点燃该文的“燃烧点”,唤起秦王注意,并使秦王脑子里先有了一个总概念,不得不继续看下去。

  然而在公文的写作中,内容比较复杂的公文,不但全篇文章应有一个总的主旨,而且还有许多,具体的小主旨,即有关某一方面的小观点。总主旨统帅小主旨,小主旨说明总主旨。因此,李斯将全文分成三层,分别说明秦国发展史中因重用客卿而取得巨大成就的事实,说明没有客卿的功劳,就没有秦王今天的富庶和强大。并从理论上阐明,逐客的利与害,最后回应第一段的总主旨,把逐客之“过”上升到亡国的高度来强化主旨。并且将每个层次的结论,态度明确、明白显露地集中在:纳客就能统一天下,逐客就会亡国的主旨上。使主旨直陈文中,成为统帅全篇的纲,文中的一切内容,都紧扣在这一主旨上,全文都紧紧围绕这一主旨去写作,半步也没离开这一中心线索。这正如美学家朱光潜所说:“一篇须有一篇的主旨,一段须,有一段的主旨,主旨是纲,由主旨发生出来的意是目。纲必须能领目,目必须附丽于纲,尊卑就序,然后全体自能整一。

  其次,《谏逐客书》之所以能力挽狂澜的原因之二李斯选材的艺术。在一切写作中材料是构成文章的要素是文章的血肉,在应用文及公文写作中材料(即事例)是形成主旨的基石,也是证明主旨赖以成立的根据。对于事例的使用,直接关系到主旨的表达,因此,事例和主旨有着不解之“缘”,如能正确运用,可使行文的观点或结论更加明确突出,更具说服力和论证性。同时,在公文的写作中,事例的选择应具有典型性。所谓典型,究其含义,应是具有某种代表性的,能够集中反映一般事物的本质和规律的东西,它是同类事物的代表。这是公文写作选用事例的关键。事例不典型,就缺乏说服力。除此之外,事例的选用,必须针对行文的观点或结论来进行,这是公文写作选用事例的目的和宗旨,缺乏针对性,就不足以说明问题。当然,主旨或结论是从大量的事例中提炼,升华而来,又反过来统辖事例。没有事例的扶助和烘托,主旨或结论只能是空洞抽象的说教,也难以令人接受。因此,李斯要想说服至尊无上的君王,不宜过分宣泄道理,以免让对方产生盛气凌人之嫌。而用无可辩驳的事实说话,尽量让对方从事实中自己得出结论,更容易达到说服目的。而且这些事例应是切近的、典型的。秦王急于富国强兵,统一天下,针对这一心理,李斯就用他最熟悉的秦国历史上“以客之功”的君王作为实例,而且是从众多君王中选取四个成就最大的君王作为典型;秦王最喜好、最熟悉身边的珍宝、美色、音乐,李斯就大力针对这方面的事实,并引出秦王“重物轻人”这一发人深思的道理。全文事例充分,启发诱导力强,稍加点拔,即可使对方得出正确结论;同时事例切近,使对方易于理解,便于接受;事例典型,也就强化了说理的依据和份量。

 

 

(图片人物:李斯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再其次《谏逐客书》之所以能打动秦王的原因,是因用语富于艺术性。公文写作既然是一门写作,它必然具有写作的一般用语特征,它并非与艺术的天地无缘,也就是说它也要讲究生动活泼,也要注意艺术形象。当然公文写作毕竟与文艺写作不同,公文的策令性与实用性决定了公文写作的用语特征应当是庄重、平实、简明。但是,庄重不等于刻板,平实也不等于枯燥、简明更不等于单调。公文语言应在不失庄重、平实的情况下,力求形象、生动、活泼。同时公文在要求人们做什么,或不做什么时,为使对方易于接受,引起联想,促其思考,可把话讲得谦和一些,婉转含蓄一点。《谏逐客书》是写给一个特殊的读者———秦王看的,旨意又是反对这个操生杀大权者收回“逐客”成命,因此,这个奏疏的成败得失,不仅关系到秦国的命运,而且关系到李斯本人的利害,这就要求奏疏特别注意策略和分寸。又因当时韩国水工事件,已闹得朝野上下沸沸扬扬,秦国贵族借机排斥,打击客卿,矛盾十分尖锐。对此,李斯是有意只字不提,只用“臣闻吏议逐客”六字,轻描淡写,一笔带过,而且态度谦卑,用语婉转、含蓄,语调平和,但外柔内刚,发人深思。这就避开了对主张逐客的权贵们的刺激,绕过了许多可能发生的是非纠缠,并给秦王留下了回旋余地,便于他收回成命。这实实在在是一种语言艺术的表现。除此之外,公文不是诗歌,不讲究和辙押韵,但是,为了公文表述的需要,必要时也可动用对偶、排比、比喻等句式,把语言表达得明快而带节奏,给公文阅者一种语言的美感,有利于人们加深,对公文基本观点和中心思想的理解。《谏逐客书》一开始讲历史上客卿的贡献,说秦惠王“用张仪之计,拔三川之地,西并巴蜀、北收上郡、南取汉中。包九夷、制鄢郢,东据成皋之险,割膏腴之地,遂散,六国之纵。”说昭王“得范雎,废穰侯,逐华阳、强公,室、杜私门。”象这样流畅的铺叙、精彩的排比对偶贯穿全篇,又如讲信用客籍人说“太山不让土址,故能成其大;河海不择细流,故能就其深”;讲如不信用客籍人说“使天下之士,退而不敢西向、裹足不入秦,此所谓藉冠兵赍盗粮者也”,比喻极其生动。并且全文排句接踵联翩,语意畅达,气势充沛,感染力极强。同时,不少排句有对偶特点,增强了句式的对称美和音调的节奏感,大大强化了语言的说服力量。

  唐朝著名诗人李商隐赠诗赞美郑亚诗时有“书论逐客、赋续楚离骚”的名句,把《谏逐客书》与《离骚》相提并论。鲁迅先生在《汉文学史纲》中指出:“法家大抵少文采,惟李斯奏议,尚有华辞”,“由现存者而言,秦之文章,李斯一人而已。”李斯的实践告诉我们,公文写作者不但要具备相当的写作能力,还要具备一定的文学修养,才能更好地发挥公文的作用。

  [责任编辑:冉渝  平爱一]

  

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CNU文秘圈”微信公众号,我们将为您推送更多新鲜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