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思哲辩

您的位置: 首页 | 学生风采 | 文思哲辩 | “冰花男孩”的故事,不一定和苦难有关。

“冰花男孩”的故事,不一定和苦难有关。

作者:加西    来源:知著网    发布日期:2018-01-25 点击次数: 字号:【  

       1月9日,因为一张“满头冰花”的照片,云南昭通市三年级小学生王福满在网络上走红,网友们亲切称他为“冰花男孩”。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登上央视新闻,被澎湃等多家新闻媒体采访,“冰花男孩”长居微博热搜榜,持续成为热门话题。

       伴随而来的,还有层出不穷赞美“冰花男孩”的文章——《你吃的苦,会照亮你未来的路!》;《命运冷若寒冬,你却暖如春风》;《冰花男孩身上,看到了中华民族的努力坚强》。

       伴随着事件的发酵,善款蜂拥而至。不到一周的时间,“冰花男孩”募捐到30万善款。舆论场又发生了第二波震荡,#捐款30万,冰花男孩得500元#,网友对善款的使用产生了激烈的讨论和质疑。1月16日晚,官方回应:“一夜暴富会辜负捐助初心,应让类似孩子分享”,引起了更强烈的讨论,“冰花男孩”再次蹿至微博热搜前列。

       “冰花男孩”一夜爆红,这场因“贫困”而起的舆论风暴至今还未停息。对此我们应该赞美什么?应该认清什么?又该记住什么?

 

       勤奋值得赞美,但苦难太沉重

       王福满走红的原因,除了一头雪白的冰花,还有他满是冻疮的小手下压着的一张99分的卷子。勤奋求学,不畏风雪。这一点上,“冰花男孩”是值得褒奖的,他很乐观,很了不起。但是,这样的赞美,针对孩子本身就够了。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

 

       根据官方统计,王满福身处的昭通市是深度贫困地区,有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多达113.37万人,其中小学生就有13.87万人、占在校生总数的46.79%。放眼全国,和“冰花男孩”一样的留守儿童多达6102万。伴随着对“冰花男孩”的赞美,鸡汤论调的文章层出不穷,诸如《你吃的苦,会照亮你未来的路》,而这样的赞美是“冰花男孩们”需要的吗?

       “冰花男孩”王福满迎着风雪徒步2小时,走4.5公里上学。平日他留守家中,母亲出走,父亲几个月未曾回来,在我们眼中,这样的生活无疑是“苦难”的。但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可能这些并不算“苦难”,苦难一词,于他们而言太过沉重了。

       图片里,“冰花男孩”背后的孩子们都在嬉笑,校长在采访中回答:“孩子很乐观,进来以后还做了一个鬼脸。”对于贫困地区的孩子,我们需要给予更多的,或许是物质上的帮助和心灵上的宽慰,将“苦难”放置在孩子的身上,未免太过沉重了些。

       在天真无邪的孩子眼中,满头冰花也许只是个充满童趣的瞬间,但对于成人而言,吃饱穿暖其实是一个人的基本权力。我们应该反问和警醒的是,谁该为孩子成长

       余秀华说:“对人生里经历过许多的人来说,生活的苦难用温情是解决不了的,必须以尖刻来对待这种尖刻才有效果。”这样的尖刻应该指向孩子的父母,当地的公益组织,政府亦或是我们,让孩子经历这样的生活,我们应该感到羞愧。

       网络流行语:“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其实颇具现实意义。孙旭阳在文章《我也做过“冰花男孩”,我知道赞美苦难有多残忍》写道:“贫困最可怕的,不是让我们在最寒冷的天气里,穿着单薄的外套,蹬着破损的雨靴赶往学校,落得满头的冰花。贫困最可怕的是,孩子们因为满头冰花,被家长、老师和社会夸赞,从而让他们丧失对于正常生活的想象力。”贫穷不是原罪,但因为贫穷而让孩子活在“冰花”里,是成人的失责。

       郝景芳的小说《北京折叠》里,老刀做了28年的垃圾工,无意中闯入上等人的第一层世界,这是他第一次看到世界纯粹的模样,和他身处的第三世界里,脏兮兮的餐桌和货摊截然不同,他浑身激动到颤栗。如果“冰花男孩”走出山村,他能适应这个“不同”的世界吗?

 

       问题核心:扶贫落实与否?

       近年来,国家十分注重“精准扶贫”,2020年前要彻底消灭贫困人口。“冰花男孩”事件,第二次攀上热搜榜是因为后期扶贫善款的问题,#捐款30万,冰花男孩得500元#,话题一出,热度不减,广大网友对善款的运用提出了质疑。

       扶贫问题在“冰花男孩”的心疼境遇之下,更强烈地挠动网民们敏感的神经,既往的刻板印象更容易占据网民的心智,引发指责和质疑。政府虽然及时回应,但是对于扶贫相关细节的阐述,在透明度和公开度上确实有所欠缺。民众更想知道的是,善款具体如何使用呢?惠及多少贫困学生?具体明细如何等细节问题。

       扶贫成效是存在的,政府和云南省昭通市青基会也不止一次组织过送爱心活动,但是结果的不透明,让网民觉得当地政府是通过“冰花男孩”引起的网络关注后,才“以点带面”被动将善款惠及全市的贫困儿童。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回应,不但会给已经开展的工作效果打折扣,还会引发公众的疑虑。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其中,因为网络的碎片化传播也存在着误区。不少网友疏忽了其中的公益组织:云南省昭通市青基会。70万的善款,是基金会借“冰花男孩”事件开展的“暖冬行动”,活动旨在为当地所有的贫困少年募集善款,并非专为“冰花男孩”一人所捐。对此,云南省昭通市青基会在倡议书中明确说明并在官网附有详细的支付明细说明。碎片化时代浸润的网民,很难再做到一字一句看完文章再发言,往往情绪先行直接“开涮”。

       除了政府,媒体在传播中也承担一定责任,在舆论风向偏移时,没有将笔墨集中在澄清事情原委,而是选取吸睛的题目抓取网民注意力,没有及时采访“冰花男孩”及其父亲对于这笔善款的个人态度,让捐款人觉得“自己的捐款没得到合理安置”,产生“上当受骗”之感。

       总之,不论是政府,媒体还是网民,最终的目的都是一致的,希望能真正帮助到“冰花男孩们”。政府倘若将善款来源明细都准确公开,媒体借助渠道及时传播让真相说话,相信非议和质疑将不会那么多。

 

       冰花男孩的后时代

       知乎网友匡靖说“农村就像一个热气球,你能看得见它,但是实际上它离我们越来越远。有时候问题也像热气球,你觉得它变小了,那是因为它离你很远。贫困问题一直存在,我国仍旧有7000多万农村人口尚未摆脱贫困,只是我们之间的生活隔着一面隐形的墙。

       “我们”中的大多数生活在城市森林中,对于农村的概念很久远,对于贫困的概念也很模糊。

       “ 冰花男孩们”在他们的群体中,也许只是平凡不过的存在,但社交媒体将他们习以为常的生活放大——满头的冰花,满是冻疮的小手,2小时的曲折上学路。我们的生活距离“贫穷”走得太远太久了。手上的冻疮,冰雪挂满头早已经是古老的儿时记忆,不少网友甚至从未有过相似体验,这才显得“冰花男孩们”的一切如此格格不入。两个世界明明不遥远,却仿佛被撕裂开来,这样的落差,让“冰花男孩”的图片短时间内刺痛了网民的心。

       有关于“冰花男孩”,还有很多值得探讨,但我们还是想落脚于“冰花男孩”本身上来。

       这个巧合,让这个三年级的男孩,突然间获得了几亿人的注视,也许他的命运就此改写,也许多年以后,他依旧是昭通市一个平凡不过的男人。

       GQ 报道追踪了《变形记》里的农村主人公们,体验完城市的浮华之后,阿吉参与了电影拍摄,还去柏林电影节走了红毯,但最终没抓住成名契机,前往深圳打工;王红林即便得到了“芒果V基金”5000元的援助,还是过着“愁苦”的日子。观众留下几滴眼泪之后,便迅速遗忘了他们,贫困的生活,最终还是贫困。

       在他们的家庭里,“愁苦”不是一种表情,而是命运烙上去的符号。体会过舆论的风暴,对王福满来说,需要的是时间,去消化这一切。或许平淡对于他来说,会是最好的生活,或许,不是。

 

       【小编的话】:的确如此,大家盲目的跟着舆论的导向,片面的抓住自认为重要的只言片语,却没有从那些贫困孩子们的角度为他们设身处地的想过。或许就像作者所说的,我们离那个世界太遥远了,我们很难了解他们的生活。虽然大家最终的目的都是要帮助这些孩子,但至少我们要经过了解再发声,而不是大多数人说什么做什么我们就也跟着一起,如果每一个人都可以理性的对待这件事情,而不是打着帮助孩子们的旗号来满足自己的同情心和利益,让那些孩子们在平静的生活中成长,慢慢的改变,效果一定比一下得到数以万计的关心和捐款强得多。

【责任编辑:杨馨哲 熊静慧】

 

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CNU文秘圈”微信公众号,我们将为您推送更多新鲜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