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观察

您的位置: 首页 | 业界动态 | 职业观察 | 古人为我师——我看《谏逐客书》[1]怎么改

古人为我师——我看《谏逐客书》[1]怎么改

作者:秘书学系2016级 张哲    来源:首都师范大学秘书学系    发布日期:2017-08-24 点击次数: 字号:【  

  《谏逐客书》的确是千古不可多得的公文名篇,但我认为还是有一些可以修改的空间。

  首先我们看一下《谏逐客书》第一段:

  “臣闻吏议逐客,窃以为过矣。昔穆公求士,西取由余于戎,东得百里奚于宛,迎蹇叔于宋,来邳豹、公孙支于晋。此五子者,不产于秦,而穆公用之,并国二十,遂霸西戎。孝公用商鞅之法,移风易俗,民以殷盛,国以富强,百姓乐用,诸侯亲服,获楚、魏之师,举地千里,至今治强。惠王用张仪之计,拔三川之地,西并巴、蜀,北收上郡,南取汉中,包九夷,制鄢、郢,东据成皋之险,割膏腴之壤,遂散六国之众,使之西面事秦,功施到今。昭王得范雎,废穰侯,逐华阳,强公室,杜私门,蚕食诸侯,使秦成帝业。此四君者,皆以客之功。由此观之,客何负于秦哉!向使四君却客而不内,疏士而不用,是使国无富利之实,而秦无强大之名也。”

  本文四个例子是以时间顺序排列,虽说可以,但对说理而言不够好。四个例子可以分内政与外交两个大类,内政上有商鞅、范雎,外交上有五子、张仪。所以如果能不按照时间顺序,而大体照内政外交两类分述,估计会更好。所以是我会这样写:

  臣闻吏议逐客,窃以为过矣。

  吾国先王以客内和人而外震八方。(黑体为自己的添加,下同)昔穆公求士,西取由余于戎,东得百里奚于宛,迎蹇叔于宋,来邳豹、公孙支于晋。此五子者,不产于秦,而穆公用之,并国二十,遂霸西戎。惠王用张仪之计,拔三川之地,西并巴、蜀,北收上郡,南取汉中,包九夷,制鄢、郢,东据成皋之险,割膏腴之壤,遂散六国之众,使之西面事秦,功施到今。此乃外强于诸侯也。孝公用商鞅之法,移风易俗,民以殷盛,国以富强,百姓乐用,诸侯亲服,获楚、魏之师,举地千里,至今治强。昭王得范雎,废穰侯,逐华阳,强公室,杜私门,蚕食诸侯,使秦成帝业。此为内安于朝廷也。此四君者,皆以客之功。由此观之,客何负于秦哉!向使四君却客而不内,疏士而不用,是使国无富利之实,而秦无强大之名也。

  我们再看看第二段:

  今陛下致昆山之玉,有随和之宝,垂明月之珠,服太阿之剑,乘纤离之马,建翠凤之旗,树灵鼍之鼓。此数宝者,秦不生一焉,而陛下说之,何也?必秦国之所生然后可,则是夜光之璧,不饰朝廷;犀象之器,不为玩好;郑、卫之女不充后宫,而骏良駃騠不实外厩,江南金锡不为用,西蜀丹青不为采。所以饰后宫,充下陈,娱心意,说耳目者,必出于秦然后可,则是宛珠之簪,傅玑之珥,阿缟之衣,锦绣之饰不进于前,而随俗雅化,佳冶窈窕,赵女不立于侧也。夫击瓮叩缶弹筝搏髀,而歌呼呜呜快耳者,真秦之声也;《郑》、《卫》、《桑间》,《韶》、《虞》、《武》、《象》者,异国之乐也。今弃击瓮叩缶而就《郑》、《卫》,退弹筝而取《昭》、《虞》,若是者何也?快意当前,适观而已矣。今取人则不然。不问可否,不论曲直,非秦者去,为客者逐。然则是所重者在乎色乐珠玉,而所轻者在乎人民也。此非所以跨海内、制诸侯之术也。

  我认为此篇公文中有太多的“何也”,这样一是显得感情化而不够客观,二是窃以为太过有责备之意,有点失去风度。此外此文还有点条理不清晰,先从物说起,又说到了人,说到人后又说到了马,说到马后再说到物,说到物后再说到人,这样不如先说物,再说人。但是本段在条理上有一个优点,就是写完有实体的物和人后,再写到无实体的音乐,使文章有条理。所以如果是我,我会这样写:

  今陛下致昆山之玉,有随和之宝,垂明月之珠,服太阿之剑,乘纤离之马,建翠凤之旗,树灵鼍之鼓。此数宝者,秦不生一焉,而陛下说之(删除“何也”)。所以饰后宫,充下陈,娱心意,说耳目者(从后文置前),必秦国之所生然后可,则是夜光之璧,不饰朝廷;犀象之器,不为玩好,而骏良駃騠不实外厩,江南金锡不为用,西蜀丹青不为采。如斯,则是宛珠之簪,傅玑之珥,阿缟之衣,锦绣之饰不进于前,而随俗雅化,佳冶窈窕,郑、卫之女不充后宫(从前文置后),赵女不立于侧也。夫击瓮叩缶弹筝搏髀,而歌呼呜呜快耳者,真秦之声也;《郑》、《卫》、《桑间》,《韶》、《虞》、《武》、《象》者,异国之乐也。今弃击瓮叩缶而就《郑》、《卫》,退弹筝而取《昭》、《虞》,若是者何也?快意当前,适观而已矣。今取人则不然。不问可否,不论曲直,非秦者去,为客者逐。然则是所重者在乎色乐珠玉,而所轻者在乎人民也。此非所以跨海内、制诸侯之术也。

  我们再看第三段:

  臣闻地广者粟多,国大者人众,兵强则士勇。是以太山不让土壤,故能成其大;河海不择细流,故能就其深;王者不却众庶,故能明其德。是以地无四方,民无异国,四时充美,鬼神降福,此五帝三王之所以无敌也。今乃弃黔首以资敌国,却宾客以业诸侯,使天下之士退而不敢西向,裹足不入秦,此所谓“借寇兵而赍盗粮”者也。夫物不产于秦,可宝者多;士不产于秦,而愿忠者众。今逐客以资敌国,损民以益雠,内自虚而外树怨于诸侯,求国无危,不可得也。

  此文段前部分虽是使用排比,显得气势恢宏,但是作为公文,还是应该以简练为主。所以需要精简一下。此外引用文字的位置如果放在后文的总结上也许会更好。所以我会这样写:

  臣闻地广者粟多,国大者人众,兵强则士勇。是以太山不让土壤而成其大;河海不择细流而就其深;王者不却众庶而明其德(简化)。是以地无四方,民无异国(删除“四时充美,鬼神降福”,本编想民安则国安,子不语怪力乱神)此五帝三王之所以无敌也。今乃弃黔首以资敌国,却宾客以业诸侯,使天下之士退而裹足远秦。夫物不产于秦,可宝者多;士不产于秦,而愿忠者众。今逐客以资敌国,损民以益雠,此所谓“借寇兵而赍盗粮”者也,内自虚而外树怨于诸侯,求国无危,不可得也。

  这些只是我的个人想法,欢迎大家指教。

 

 

       注释:[1]《史记·李斯列传》,司马迁(前145年-不可考)

[责任编辑:张哲]

 

 

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CNU文秘圈”微信公众号,我们将为您推送更多新鲜资讯!

  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首都师大秘书学系”专业官方微博,您将会了解我们的实时新闻与生活趣事!